🔥比较靠谱的博彩正规网站-博彩靠谱的网站网址- 全球最大博彩正规平台最大博彩正规平台-1024商务网
鲁红_参考网

鲁红

2019-03-25 05:36:22 小小说月刊2019年3期

谢松良

天蒙蒙亮,城市从昏睡中醒来。一辆满载蒜苗、芹菜、土豆、红萝卜、大白菜的三轮车,从蔬菜种植基地出发,摇摇晃晃地行驶在通往菜市场的路上。忽然一声巨响,只见一辆失控的小货车从后面冲过来,瞬间把三轮车掀翻在地,逃逸了……路人报了警。

交警迅速到達现场。女菜贩的一条腿不能动弹,但头脑还算清醒。她叫鲁红,是来这打工的。交警问鲁红要了她老公的电话号码,又叫来救护车,等救护车将她送往医院,才拨打了她老公的号码。

鲁红的老公问清楚他老婆在哪家医院后,翻出藏在床底下的三千块钱,像风一样赶到医院。在手术室外面,见到刚从事故现场来医院的交警,他喘着气说,我是伤者的老公于钊,请问我老婆的情况怎样,严重吗?

交警盯着他看了几眼,说你别急,医生正在抢救,我们也刚到,等一下看医生怎么说吧!

不大一会儿,过道的电梯门开了,高个儿漂亮水灵的护士扬了扬手中的一叠单据,问于钊,你是伤者家属还是肇事者,愣在这里干嘛,赶紧去交钱啊!于钊接过单据,就钻进电梯,到一楼收费处划价,收费员算了几分钟,费用便在计费器上显示出来,总共33000元。

看着那组醒目的红色数字,于钊眼前一黑,整个人险些瘫倒。定了定神,他跟收费员说没那么多钱,能否先欠着,他这就回去借钱。收费员的脸色立马变了,说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是医院,不是菜市场,你不交费,我们就无法及时救治,有什么后果,你自己负责。

老婆躺在急救室的病床上,而他却交不起费用,这是何其悲哀和凄惨的事,于钊急得直流泪。如果不是不务正业,这些年沉迷赌博和买六合彩,他也不至于穷到这地步,一个大男人还要靠老婆卖菜养活。现在,老婆出了事,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于钊在医院一楼徘徊了几圈,走楼梯步行上二楼,准备找院领导求情,看能否管用。到了楼梯的转角处,一个黑瘦的男人蹿上来,一把拉住于钊的手臂说,兄弟,你老婆的费用我出,别发愁了。

像黑暗的荒野里发现了珍珠一样,于钊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他紧张地用另一只手抓住那人的胳膊,颤抖着嗓门问,哥们,你当真?三万多哦,不是个小数目。

黑瘦男人说你放心,我说话算数的。随后,他警惕地看了看四周,领着于钊上了三楼男厕,钻进蹲位间关上门,从衣服口袋里掏出几扎人民币。黑瘦男人一边将钱交给于钊,一边叮嘱,他不想出名,千万不能将他捐款的事透露出去。于钊点点头,感激涕零。

于钊去交了钱,再来到手术室门口,交警已经走了。他一屁股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不知过了多久,手术室的门咣当一声打开了,走出一个五十来岁的穿白大褂的女人。于钊一下子跳起来,急切地问道,我老婆现在啥情况?医生扫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交费的速度怎么像蜗牛啊?要不,手术早就结束了,你老婆也少吃点苦头。

过了几分钟,刚做了左小腿接合手术的鲁红被推进了普通病房,因为做手术打了麻醉的原因,她睡得很沉。快天亮时,鲁红醒来,叫饿。于钊去外面自己吃了碗炒米粉,给鲁红打了一份快餐。吃完饭,鲁红精神了许多,问起医疗费的事,于钊说你就安心养伤,费用的事别瞎操心。

过了五六天,先是护士,后是医生来催于钊去交费,他说,我回家去借借啊,就一去不复返。不管医生和鲁红怎么打电话,他都不接,最后干脆关了机。医生说鲁红,你老公怎么这么不靠谱,关键时候玩失踪……于钊什么品行,鲁红是知道的,这可如何是好?鲁红正焦急的时候,从门外走进一个拎了一袋营养品的黑瘦男人,他放下东西说,轻声对她说,我去交费吧!

鲁红从床上坐起来,冲黑瘦男人说,谢谢恩人!

两个月后,鲁红出现在黑瘦男人的出租屋,黑瘦男人低下头说,我不是你的恩人,我是个罪人,是我撞了你。我已经拿出了全部存款,并且把那辆货车和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卖了,总算给你凑齐了医疗费。为了你这事,我老婆说我太傻,跟我闹翻了,已带着儿子走了。至于赔偿,我现在实在拿不出来,只有等我以后挣到钱再说了。

鲁红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她说大哥你帮我治好伤就很感谢了。

选自《玉融文学》

小小说月刊 2019年3期

小小说月刊的其它文章
纸牌儿
大红袍
干净
尊贵之家
琴瑟园客栈
仓鼠
🔥比较靠谱的博彩正规网站-博彩靠谱的网站网址- 全球最大博彩正规平台最大博彩正规平台-1024商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