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新非洲战略“对抗中俄”

2018-12-15 04:17:10 环球时报

●本报驻美国特派记者 张梦旭●本报记者 李天阳●任重

“特朗普政府公布了一份新非洲战略,但它关注的其实是中国。”对于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13日的讲话,美国《纽约时报》做出这样的评价。在这篇详细阐述美国新非洲战略的讲话中,博尔顿宣称要加强与非洲的贸易和商业联系,以对抗中俄通过“掠夺性”行为增加在该地区的影响力。“美国的新非洲战略”14日受到多家国际媒体关注,而此前美国和非洲之间最显眼的新闻还是特朗普政府嘲讽非洲国家,并缩减关键援助项目的开支。“谈到对非合作,中方谈论的都是非洲国家需要什么……但大家可以看看美方有关人士谈非洲时的表态,除了谈论美国自身的利益和需要之外,美方想的不是非洲,而是中国和俄罗斯。这就很有意思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14日说,“到底谁在为非洲谋福祉,谁在非洲另有所图,公道自在人心。”

美媒:白宫通过批中俄促进与非洲关系

博尔顿是在华盛顿保守智库传统基金会公布的新非洲战略。他说:“与美国竞争的大国,也就是中国和俄罗斯,迅速地在非洲铺开他们的财力与政治影响力,有目的地、以咄咄逼人的姿态将投资集中在该地区,寻求将美国比下去。”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4日评论称,这份非洲战略“似乎严重依赖通过揭露中俄的‘掠夺性行为来促进美国与非洲的贸易和商业关系”。博尔顿在讲话中妄称中俄利用“贿赂、不透明的协议”,尤其是中国“以债务挟持非洲国家”。他以“赞比亚欠中国60亿至100亿美元”和中国在吉布提设保障基地为例称,这些都是中国宏大的战略倡议的组成部分,其中也包括“一带一路”,最终目标是促成中国称霸全球。“简而言之,中俄的掠夺性行为阻碍非洲的经济增长,威胁非洲国家的金融独立,抑制美国的投资机遇,妨碍美国的军事行动,对美国国家安全利益构成显著威胁。”

博尔顿表示,美国的资源有限,无法与中国在非洲投入的数百亿美元竞争。他提出旨在促进美国民间投资非洲的“繁荣非洲”计划,但并未提及具体数额。博尔顿强调,美国对非洲的愿景是“独立、自力更生和增长,而非依赖、支配和债务”。

美国《华盛顿邮报》13日称,批评人士一直认为,本届美国政府让非洲政策“漂流”了太长时间。美国国务院负责非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纳吉12日在国会听证会上表示,非洲大陆拥有目前世界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以及价值数万亿美元的自然资源,且该地区的人口到2050年将翻番。然而,美国抗衡中国在非洲影响力的努力已经晚了很多年。大约十年前,中国就已成为非洲的头号贸易伙伴。

“我们对美国政府将非洲视为重要的贸易与安全伙伴表示赞赏,但新非洲战略未能在防止非洲暴力冲突与恐怖主义方面提供前后一致的途径。”国际美慈组织政策倡议负责人布莱克这样表示。该组织长期致力于国际救援与发展事务。几乎所有外媒都提到,五角大楼上月表示,他们拟将美国非洲司令部管辖的7200兵力减少10%。对此,博尔顿13日称,美国要“负责任地”使用纳税人的钱,他们此前花了数百亿,但基本什么也没改变,“非洲国家应该采取主动,自行解决恐怖主义问题”。博尔顿说,美国将不再对整个非洲大陆提供无差别的援助,并且对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进行重新审视,甚至考虑结束参与。

“减少驻军旨在调整美国军方的全球姿态,并与特朗普政府的新国防战略相一致。”CNN认为,美国以此将更多地关注像中俄这样的竞争对手,而不是反恐任务。博尔顿13日强调,美国的对外援助战略将确保推动美国利益。美国《纽约时报》14日评论说,博尔顿公布的新非洲战略充实了特朗普“美国优先”政策在特定地区的具体含义。如今白宫认为,非洲面临的最大威胁并非是贫穷和极端主义,而是中俄的扩张。

特朗普至今未访非洲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宋微14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通过研究历次美国出台非洲政策的听证会,我发现美国认为非洲位于其外交政策的底端,它在非洲没有核心利益。也就是说,美国对非洲本身是忽略的态度。”这也是宋微最近出版的《被搅动的战略底端》一书中的核心观点。她告诉记者,长期以来,美国的非洲政策是一种竞争性政策,出于地缘政治考虑,它一直将应对“外部竞争”作为非洲战略的目标,冷战时为了对抗苏联,后来要对抗宗教极端势力,现在是对抗中国,“它并不关心非洲真正的发展诉求”。

“华盛顿需要了解的是,中国正致力于加强与非洲的伙伴关系,而不仅仅是投资基础设施建设。”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顾问格兰特·哈里斯说。

CNN称,在非洲国家眼中,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并非是更好的合作伙伴。没有人会忘记,特朗普今年1月指责非洲移民是来自“粪坑国家”,遭到非洲领导人罕见地公开反驳。上任一年多后,特朗普才与非洲领导人进行会面。他至今仍未访问非洲。10月,第一夫人梅拉尼娅访问非洲四国时,因戴着象征殖民主义的白色头盔而被批评。另外,特朗普政府削减了对非洲人生活极具现实意义的健康项目的援助,同时也把每年赴美学习、参加“非洲青年领袖倡议”的人数减少了250人。《华盛顿邮报》说,无论特朗普下一步要做什么,非洲对美国的印象是他首先要面对的障碍。

美学者:一些有关中国在非投资的喧嚣夸大其词

该如何与非洲相处?《华盛顿邮报》援引乔治·华盛顿大学非洲研究所所长詹妮弗·库克的话说,美国应该避免与非洲的交往太过实际,“我们打不垮中国在该地区的举措,他们在那里进行了大量投资,建设公路、港口与铁路”。库克认为,美国与中国的不同是与非洲进行了更广泛的接触,其着眼点不仅是非洲的发展问题,还有其公民社会,也就是“作为人权、民主与治理方面的道德权威”。

曾是非洲事务情报官员的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非洲项目主任贾德·德佛蒙特则认为,美国制定非洲战略时不要采取高姿态。据“美国之音”13日报道,德佛蒙特日前参加美国国会一场以中国在非洲投资带来的潜在后果为主题的听证会时表示,中国相当注重与非洲国家的关系,去年中国高级官员拜访非洲领导人19次,美国则只访问了6个非洲国家。他建议美国增加与非洲领导人的联系,并且与同样担忧中国增加影响力的国家联合应对,因为“单打独斗很难取得成果”。

“目前一些有关中国在非洲投资的喧嚣实属夸大其词,且根本不了解真实情况。”德佛蒙特表示,很多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解决的就是非洲的迫切需求。他还说,非洲国家领导人并非不知道中国的活动可能带来风险,但问题是,“美国用高人一等的口气告诉他们这些,基本没用”。

对于非洲国家如何看待中非合作,陆慷14日表示,很多非洲国家领导人今年都明确表示,来自中国的支持和帮助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不干涉非洲国家内政,“西方让我们离中国远一些,但我们有自己的判断,中国才是非洲真正的朋友,是非洲最重要的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