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寻求战略自主没那么容易

2018-12-15 04:16:07 环球时报

胡继平

在中国快速崛起、美国霸权地位相对衰落的背景下,同时也是在美国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政策的刺激下,近期日本谋求战略自主的步伐显然在加快。不过,日本也面临各种因素制约。

日本认为其战略上不能自主,是因为包括宪法在内的战后体制限制了其“国家功能”,安全上依赖美国的事实使其在政治外交上也不得不从属于美国。这是因日本系二战战败国决定的,也是美国实施对日占领并主导片面对日媾和而形成的。早在冷战时期,特别是成为经济大国之后,日本就将实现外交安全自主作为战略性目标。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竭力推进修宪,正是这种努力的国内政策部分。

在对外政策层面,日本首先要做的是改变与美“不对等”关系。美国是日本最大依靠,也是其实现战略自主的最大障碍,因此日本对美可谓“既爱又恨”。表面看日美同盟在不断强化,军事合作的深化让两国更难分离,但也让日本的自主性更难实现。日本的策略显然是要抬高在同盟中的地位,进而实现真正的日美对等,摆脱美国控制。近年来,日本与澳印英法等国的安全合作从空白开始迅速发展,其目的也是改变安全上单一依靠美国的局面。日本的“脱美”大方向始终是坚定的,当然实现“对等”并不意味着日美要“分手”。

其次,日本要改善与中、俄关系,实现与大国关系的相对平衡,扩大战略回旋空间。安倍在对俄外交上投入巨大精力,与普京举行首脑会谈多达20多次。为使领土问题取得突破,日本政府已经比较成功地扭转了国内舆论“四岛一并归还”主张占绝对主流的局面,计划在未来三年内实现与俄签约。面对迅速崛起的中国,日本一方面继续与中国竞争,并企图在安全等领域尽力牵制中国,另一方面也不得不采取现实政策,与中方“协调”。安倍10月访华时明确表示“一带一路”是“有潜力的构想”,并带领500多名日本企业界人士参加“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论坛”,达成的52项协议基本都在“一带一路”沿线。日本将于2019年6月主办G20峰会、2020年主办东京奥运会,安倍改善对华关系既有政治

日程上的考虑,更有长远性战略目的。当然,对于日本拉近与中、俄的关系、提高自身战略价值和对美议价能力的“阳谋”,美国也心知肚明。

第三,提高日本自身外交影响力和发言权。安倍提出“俯瞰地球仪外交”,出国访问、首脑会谈的次数也远超历届首相,就是因为他认为必须通过积极的外交活动扩大影响力和发言权,拓宽日本的外交空间,否则日本就难以成为有独自影响力的大国。第四,日本正积极谋求在未来国际秩序中的有利地位。面对中美力量对比变化、美国贸易政策的冲击,日本对未来东亚安全秩序、世界自由贸易体制的前景感到非常不安,急迫地想在全球秩序特别是东亚秩序的变动过程中增大自己的主动权。

不过,日本谋求战略自主的道路无疑将是艰难而漫长的。日美关系“不对等”的局面显然不可能在短期改变,在一些重要问题上日本面临美国的“站队压力”。在东北亚格局变动中,日本正面临被边缘化的风险,而日本想在中美之间实现某种外交平衡也并非易事。▲(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