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首相艰难挺过“逼宫之夜”

2018-12-14 06:29:41 环球时报

●本报驻英国特约记者纪双城●任重

英国首相特雷莎·梅12日晚艰难挺过“逼宫之夜”。在保守党内部对她发起的一场“未遂政变”中,她以过半数信任票留任保守党党魁及英国首相。但梅首相显然没有心情去庆贺,为了这次胜利她背水一战:宣布她不打算参加最迟于2022年举行的下一次大选,等于是“提前”出让领导权暂时安抚了党内的反对者。英国媒体已经开始担心当年撒切尔夫人赢得党内信任票两天后就黯然宣布下台的一幕,会在梅首相身上重演。而与梅的政治命运一样无解的还有英国的脱欧争议。13日公布的一份房地产评估调查显示,对脱欧的担忧使得英国房价在11月触及6年来的低点。路透社13日称,亲欧派担心,当世界正在应对不按常理出牌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以及越来越自信的俄罗斯和中国之际,“英国脱欧将削弱西方世界”。

200票对117票

200票对117票——当保守党1922委员会主席布雷迪12日晚间宣布不信任投票结果时,保守党议员们欢呼雀跃。参与投票的317名保守党议员中,有200人支持梅留任,所获票数超过继续担任党魁的最低门槛158票,而梅挺过这次投票后,保守党议员们将在一年内,不能再发动对梅的不信任投票。

投票结束后,梅在首相府门前发表声明,表示理解党内对于脱欧现状的不满与疑虑,但她当前“将集中全部精力脱欧”;同时她也强力暗示:只要脱欧顺利进行,自己将不会恋栈,“我希望大家这时能以大局为重……如果到了2022年(定期大选年),党内就可以作不同选择,届时保守党也将有更大的空间来更换新血、领袖接班”。

《金融时报》13日称,梅的胜利付出了沉重代价:她被迫告诉议员,她不会带领保守党参加下一次大选,而不信任投票使保守党内部的尖锐矛盾表露无遗。

英国《每日快报》《每日邮报》等媒体13日纷纷呼吁英国公众——现在就让梅继续干下去,专心做好她的工作。但推动不信任投票的脱欧强硬派领袖莫格对BBC表示,根据宪法她该走人了,梅应该赶快去见女王并辞职下台。支持脱欧的保守党议员弗朗索瓦说,超过半数的不在政府任职的后座议员抛弃了首

相,这是“毁灭性的”,“在寒冷的阳光下,人们回想起117这个数字时,会认为相当多,远远超过任何人的预测”。

英国反对党工党领袖科尔宾表示,12日的保守党内部对党魁的不信任投票“没有改变任何事情”,“梅已经失去议会多数席位,她的政府已陷入混乱,她无法达成对英国有利的脱欧协议”。

“钢铁般的牧师的女儿”

13日,一些英国媒体把梅此刻的境遇与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相比较。英国《快报》13日称,梅正面临其政治生涯中最重大的危机,令人想起撒切尔在1989年遭遇的政治风暴,当时由于她的疑欧和税收改革问题,保守党日益不受欢迎。1990年,保守党内部冲突,撒切尔和梅类似,以204票对152票赢得不信任投票。她当时以藐视的口气说:“我会继续战斗,直到胜利。”但仅仅两天后她就宣布辞职,黯然离开唐宁街。英国《每日电讯报》也提出问题:12日晚的投票结果使梅得以留任,那她又将在什么时候离开呢?报道称,当年撒切尔夫人也曾经在不信任投票中以55%的支持票胜出,但很快就被迫辞职下台。

“梅是性格安静、具有钢铁般意志的牧师的女儿”,美国福克斯新闻网13日称,作为英国国教牧师的女儿,梅在成长过程中逐渐养成坚毅的性格和为公众服务的信念。她1997年进入议会,以性格沉稳及擅长征服对手著称,在担任内政大臣6年后,2016年,她战胜约翰逊等男性保守党政客,成为该党党魁,也成为履行脱欧这一艰难使命的首相。作为英国历史上第二位女首相,梅不可避免地被拿来同撒切尔比较,后者的意志力正是前者所推崇和模仿的。“然而,她被神化的刚毅性格本身也许并不足以让她长期执政”。

《金融时报》13日称,虽然梅拒绝设定一个卸任日期,但她有可能沦为一个跛鸭首相,一些保守党同事推测她将于明年离开唐宁街。因为这次的不信任投票并没有改变梅的终极难题:她仍然需要设法赢得议会对英国脱欧协议的支持,她承诺在明年1月21日之前重新向下议院议员提交脱欧协议。

梅在场外等候欧盟的决定

13日在布鲁塞尔召开的欧盟峰会再次聚焦英国脱欧问题。梅希望能够在会议期间作最后的努力,说服欧盟其他领导人软化英国退出欧盟的条款。但欧盟方面态度并没有松动。据美联社13日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当天在抵达布鲁塞尔欧盟峰会时称,“非常欢迎”梅首相在保守党议员的不信任投票中幸运过关,但默克尔同时告诫梅:不要期望欧盟作出太多妥协。法新社13日称,欧盟领导人反对重新谈判他们在不到3周前签署的来之不易的脱欧协议。法国总统马克龙说,讨论可以有,但“法律文本不适合辩论”。而梅当天则在抵达布鲁塞尔会场时再次确认,她将在该国举行下一次大选前卸任:“我认为由另一位保守党领导人带我们参加大选是正确的。”

英国《泰晤士报》13日称,虽然当 天的欧盟峰会,梅作为英国首相参加;但在事关英国脱欧问题的讨论环节,梅只能在会场外等候其他27个成员国做出决定,而不能参与讨论。

英国报章《i》13日评论称,梅虽然在党内不信任投票中胜出,但等同于“缓期执行”,一旦13日她游说欧盟领袖的努力失败,她仍很可能面对内阁成员的反对。

对欧政策几乎成为历任英国首相的“死穴”。当年撒切尔夫人下台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在欧洲一体化问题上与其他国家分歧巨大,使得英国在欧共体内十分孤立。《华尔街日报》13日称,为了欧洲争吵再次成为保守党内部动荡的根源,撒切尔、梅杰和卡梅伦都曾因此下台,梅只是“最新的一例”。“梅的整个首相生涯都在兑现英国选民脱欧的决定”,美联社13日评论称,欧盟最担心的是,政治动荡的英国会在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于明年3月29日冲出欧盟。

《华尔街日报》13日称,梅所获党内议员的支持不温不火,相反议会反对党的多数议员都会否决她的脱欧协议,这将使梅设法与欧盟达成的任何协议都被议会否决的可能性增大。这意味着可能会出现两种极端结果:英国要么无协议硬脱欧,要么根本不脱欧。前一种方案可能导致英国经济陷入严重混乱。▲